隆胸:罩杯下的痛与梦
标题
上一个
下一个
左滚动
右滚动
测试图片名称

    5月22日,在嘉兴举办的一场整形沙龙活动中,成功从B罩杯升级为D罩杯的Kiki作为“美胸形象代言人”,穿着桃红色的比基尼,走在闪亮的T台上,备受瞩目。除了摄影师们长枪短炮的聚焦,还有百余名带着舞会面具的女性,目光追随着Kiki曼妙的身形……
  作为一名90后模特,Kiki在做隆胸手术之前,同样经历了艰难抉择的心理历程。促使她最终下定决心隆胸的是一次擦肩而过的车展签约机会。“去年4月份上海国际车展,本来我的表现力与一个国际名牌车辆气质上融合很好,车商最初很满意,但即将签约的时候却被取消了合作,他们换了一个G罩杯的,我只是B罩。”Kiki两年前从一名舞者转行做了模特,车展的失利让她耿耿于怀,“干这行,身材很重要。”
  在隆胸之前,Kiki先尝试了食物和药物丰胸。“见什么吃什么,别人一袋木瓜粉泡一杯喝,我就几袋泡一杯。结果胸没变大,反而内分泌失调,体重飙升了一、二十斤,上镜效果更差了。”今年3月份,为胸所困已久的Kiki来到嘉兴曙光医院进行隆胸手术。“为了梦想,改变一下自己,有什么不可以呢?!”Kiki这样说服自己。
  Kiki选择的隆胸方式是在乳晕上切开一个弧状的口子,把饼状的硅胶假体植入胸大肌下。之所以选择在乳晕部位而没有选择在腋下或乳房下部切口,是因为Kiki担心接活动时举手投足会露出疤痕。“我也要做成G罩杯!”她告诉医生。“不行,根据你的体型,做成D罩才是合适的。”医生回答。
  “光鲜的背后是千疮百孔。”入住医院第一天,Kiki在微信朋友圈隐晦地说了这个事儿。手术前夜,她一个人躺在病房,对手术的畏惧与美丽梦想交织着,彻夜难眠。她本来是瞒着亲朋好友来做手术的,但她最终还是忍不住向闺蜜倾诉了内心的煎熬。闺蜜次日从上海赶来嘉兴陪伴她。
  3月21日,Kiki走到手术室门口,突然停了下来,双手捂着脸扭过头,紧张地扑进了闺蜜的怀抱,对手术疼痛的畏惧与未来的担忧,在最后时刻点燃了她焦灼的心。
  手术台上,麻醉师给Kiki打了一针,她深吸了两口气,慢慢阖上了眼睛,没有了知觉。医生用手术刀在她的乳晕上划出3.5厘米的切口,用手术夹撑开切口,胸肌筋膜分离,再将饼状的硅胶假体缓缓塞进去……两个小时后,Kiki的双乳成功升级。麻药逐渐褪去,Kiki从沉睡中醒来,泪水成串从她的眼睛滑落。
  几天的术后疗养,Kiki挺过了疼痛,不得不进补的伙食让她又胖了,1.67米的身高,58公斤对于普通人来说没什么,对于一名模特来说有点过了。有了大胸的她,手术恢复后的首要任务成了减肥。
  如今两个多月过去了,Kiki习惯了她的D罩杯。“事业越来越顺利,应聘什么活动,只要我一张D罩杯的照片发过去,一切OK  。”Kiki说话变得很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