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大二女学生自强自立 带盲母求学情动永川
标题
上一个
下一个
左滚动
右滚动
测试图片名称

    今年20岁的唐洪就读于重庆传媒职业学院人文科技系农村行政与经济管理专业,大二的她和别的大学生没什么两样,一样的装扮,一样青涩的脸庞,但这个女孩却承受了远超过这个年龄的压力。1994年出生的唐洪,有个比她小2岁的妹妹,老家在重庆市永川区红炉镇。5岁那年,母亲曹玉香因为意外双目失明。爸爸没有固定的工作,偶尔在工地上打零工,后来患上了矽肺,渐渐的丧失了劳动能力。维持全家人的生活来源主要是国家的低保、田地里种的自给自足的蔬菜瓜果和妈妈偶尔养鸡卖蛋攒下的钱。
        当时,唐洪拿到大学通知书,父亲的反对声更大了,没有钱,怎么交学费。为了让唐洪按时去学校报到入学,曹玉香拿出自己10多年来偷偷攒下的钱,再加上从亲戚朋友处东拼西凑借来的钱才勉强筹够了学费。
面对双目失明的母亲的支持,唐洪泪流满面的祈求曹玉香:“妈,你和爸爸关系不好,爸爸有妹妹照顾,我不忍心丢下你一人在家去学校,我想带着你一起上大学,但又不知道行不行?”妈妈听女儿这么一说感到很欣慰:“有什么不可能的,电视上不是经常在演儿子带着残疾爸爸上学,背着瘫痪妈妈读书的故事吗?他们可以,我不相信我们就不得行。妈妈虽然眼睛瞎了,但我还有双手可以做事,还有双腿可以走路。”听了妈妈的话,唐洪决定带上妈妈离开老家,一起念大学。这个决定,让唐洪一下子长大了,觉得自己应该感恩母亲成为家里的顶梁柱。
于是,唐洪右手牵着双目失明的母亲,双臂腋下各夹着一只老母鸡,背着红铺盖和锅碗瓢盆等生活用品,就这样和母亲一起走进了大学校园……
        重庆传媒职业学院了解唐洪母女的情况后,把一间没有拆迁的民房重新粉刷,免费提供给唐洪母女俩居住。三年的住宿费、水电费等杂费全部减免了。屋后面,学校还拿了一块地给母女俩种菜,自给自足,有了学院的帮助,母女俩在校园里算是安了家。10平方米的单间里一个炒菜用的电磁炉,两张单人床,一张吃饭用的旧课桌,一个两门的衣柜,便是房间里所有的配置。校园生活,唐洪和妈妈过得很知足。
          每天早上6点半钟,唐洪起床的第一件事是把饭蒸上,然后出门跑操。7点回家洗漱后和妈妈一起吃早餐。8点去上课,妈妈则在家收拾碗筷。12点的下课铃一响,唐洪第一个疾步走出教室,穿过校园,直奔学校山坡上的家。她知道,妈妈早已摸索着把中午的饭菜做好等她回去吃饭了,她不想让妈妈拄着木杖倚着门框等得太久,午饭后唐洪会到屋子后面料理那块她自辟的小菜地,2点去上课,当晚自习的铃声响起,唐洪到图书馆打工,妈妈在家听歌、做手工活。9点半钟回家,给妈妈打洗脸洗脚水,照顾妈妈就寝。下午没有课的空闲时间,唐洪喜欢陪着妈妈出门逛逛,告诉妈妈学校里的景色和新鲜事。
          一年多过去了,母女俩在校园里的生活充斥着满足和温馨,妈妈每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听到放学的铃声,等宝贝女儿回家……校园里的每一天,唐洪和妈妈都这样幸福地过去……
            因为成绩优异,唐洪获得了教育部国家级一等助学金,每年可得到资助4000元。每月,母女俩共有来自家乡的700元低保金,唐洪在图书馆打工,每月能挣400元。  “虽然我和妈妈收入不多,蔬菜我们自己种,只是要买肉和生活用品,明年的学费如果不够,还可以申请贷款嘛。”唐洪过得很知足。看到之前每次和爸爸吵架后就伤心哭泣说泄气话的妈妈,性格变得开朗了也爱说爱笑了,唐洪感到特别的开心。妈妈最欣慰最高兴的是有女儿陪伴在身边,感觉心里踏实了,日子有盼头了。
          担任班长又是校团委志愿者的唐洪很忙,既要读书,又要参加院青年志愿者协会的志愿者社工活动,还要去图书馆打工,周末还要去镇上买菜......
            唐洪很节约,没有多余的钱去买自己心仪的漂亮衣服打扮自己;唐洪也很懂事,为了照顾母亲,很少和同学们一起出去聚会游玩,每天都把自己的时间安排的满满的,上课、种菜、兼职打工、参加志愿者活动,已经成了她生活的全部。女儿的乐观也让一度悲观绝望的妈妈找到了生活下去的勇气。
            家中贫困生活艰苦,带着盲母上大学,虽然是情非得已的事,但却不是每个子女都能够做到的事。面对社会的广泛关注,唐洪却显得很淡然。说自己只不过是做了一件每个女儿都会做的事,却得到了家乡人民的无私帮助和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与厚爱,最大的愿望是学成以后能够回到农村当个村官,等以后有钱了再给妈妈换双眼睛,让她重新看到这个多彩的世界。